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静谧的小屋

祝愿:国好家好国家好家家都好;国圆人圆国人圆人人皆圆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由搓麻所想起的  

2013-07-11 22:06:34|  分类: 蹉跎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由搓麻所想起的

 

打麻将,俗称“搓麻”。

麻将是我国的独创,世界上绝无仅有。据说原属皇家和王公贵族的游戏,其历史可追溯到三、四千年以前。在长期的演变过程中,麻将逐步从宫廷流传到民间。现在全国各地大多数地区都很流行。

搓麻搓麻,特点是要“搓”。现在大街小巷打麻将的不少,会搓的却不很多。所谓“搓”,就是拿到一张麻将牌,不用眼睛去看,用拇指和中指拿着,牌面向下,牌背向上,用拇指压住牌背,靠中指肚与牌面的刻纹“搓”出是什么牌。行家里手往往能把一百几十张牌全部搓出。我还没有练出那个道行,只能搓出一百张左右。在听牌的时候,假如用手搓出的是一张自己所要的牌,那感觉、那乐趣,比直接用眼去看强上百倍!

 

我学会打麻将,其实是“被迫”的。记得八十年代,一次和系统内三位同仁一同出差。他们都会打麻将,而且以为我必定也会,所以有人带上一副麻将,想在途中空闲时摸上几圈过过牌瘾。没料到我不会打,于是形成“三缺一”。无奈之下,硬拉我上场凑人数,并且规定,我输了不算,赢了算,出错牌可以拿回来重出等等。于是“被迫”之下,我这个不算很笨的人出差一趟回来,也学会了打麻将。目前徐州比较流行的打法是叫做“清夹带配”。就是和牌只能是夹档,而且要四以上,同时还允许有“配子”(就是可以随意充当任何牌的混子),和牌比较容易。而我那时候学的还是“算番”的,所以相对来说,我应该是起点较“高”的。

刚才说到,搓麻时,要拇指在上,中指在下,这是“标准动作”。而我搓麻时,却是拇指在下,中指在上,是用拇指肚去搓牌,和别人相反。往往有人看到就会好奇,询问原因。这就自然而然地引起了我的一段回忆。

 

四十多年前,我在那场轰轰烈烈的上山下乡运动中,插队到江苏省内的睢宁县农村,经历了整整六年的锻炼。其间真可谓酸甜苦辣咸五味杂陈,很多往事不仅是记忆犹新,简直就是刻骨铭心。而这种感受,非亲身经历者是无法体会得到的。

那个时候,农村还是人民公社。叫做三级所有,队为基础。土地没有分到户,实行集中种植和管理,其实就是吃的“大锅饭”。大家都是干活拿工分,靠工分分配。每年最忙的时候,一个是所谓四夏大忙,还有就是三秋大忙。我的感觉,“三秋”比“四夏”还要忙得多,因为秋天收获的山芋是很费功夫的。

现在即使在农村也很少吃山芋了,吃的都是正宗的粮食----大米、白面。城里人偶尔吃吃山芋,还很新鲜,感觉是美食。杂粮更成了稀罕物(其实依我看是吃得少,假如天天吃,还是大米白面好吃些。我们在农村时,曾经每天三顿水煮山芋或者山芋干,连续吃过一个月!直吃的是见到山芋都不想看,更不要说吃了!就是现在,山芋对于我也不是什么美食----这是题外话)。而在当年,长年劳作在黄土地上的农民,自己都吃不上真正的粮食,多数时候只能靠山芋充饥。因为那时候产量极低,小麦才亩产二、三百斤,遇上天灾,还收不到那么多。去掉要上交的公粮,留够来年的种子,还有必须的饲料、花销等等,种粮食的农民还填不饱自己的肚子。当年上面规定,五斤山芋顶一斤粮食。假如给你一斤小麦或者玉米,可能不够一个壮劳力一天吃,而给你五斤山芋,你一天可能还吃不完。因为山芋产量高,一亩地能收到好几千斤,种山芋合算,于是山芋就成了宝贝。不过收获山芋的时候麻烦事可是不少。

 

山芋的储存,一般是分两种。一种就是窖山芋。在地上挖个土坑,把收获的山芋趁新鲜放到坑里,用土覆盖起来过冬。以后吃的时候取出来还是新鲜的。窖得好了能吃到第二年春天,而且过了冬的山芋会更甜。但是窖得不好容易烂掉。另一种就是刨成山芋干,这种晒干了的山芋更容易储存,不易霉变腐烂。但是刨山芋干可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。在农村的六年里,我们和当地农民一样,每年都要经历“窖山芋”和“刨山芋干”。

刨山芋干的流程和工具极为简单。用一块类似搓衣板的木板,中间横向开一个口,在那里安上一个镰刀头。刨山芋干的时候,用手掌推着山芋从镰刀头处滑过,山芋就被一片一片划成山芋干了。刨好的山芋干不能当时拿去晾晒,因为那样就会使得山芋干表层粘上泥土,没有看相。一般都是等上半夜,待山芋表层半干了再拿去晾晒。晾晒以后还不能不问。天好了,要去翻身。要蹲在地上,把每一片撒到地上的山芋干一片一片翻个身,晒晒另一面。那可不是三百、五百片,简直就是没完没了。五尺高的汉子,蹲在地上时间久了也很难受。直蹲得你头昏眼花,蹲得你腰酸腿麻。要是遇上雨天,那就更麻烦了,要立刻一片一片收回来,不然淋了雨,就霉变了。所有这些,完全靠人工。

由于每年秋天分到的山芋都很多,堆得像小山一样。而刨出来的山芋干,要急于晾晒回收。所以分到山芋之后,家家都是连夜点灯刨山芋干。我们知青自己没有工具,还得等到人家刨完之后,借了别人的工具再来刨自己的。常常是熬到天快亮。由于急着刨完晾晒,刨山芋干的速度当然是愈快愈好。为了赶速度,一秒钟都能刨六、七下。但也正是因为快,手经常被刨伤。我的手指中指,就是这样被送进了锋利的镰刀口。

当时的情形就像发生在昨天。说实话,手指送进去的那一刹那,真的没有感觉疼,相反还觉得凉飕飕的很爽。但是这种感觉只是很短很短,随之而来的就是钻心般的剧痛。所谓十指连心!手指密布的神经疼得你恨不得能跳起来!抬起手来一看,半个中指已经分家了,被刨掉的半个手指肚和中指还连在一起,血淋淋的,鲜血直流。没办法,只好跑到当地的医疗点去包扎。我曾在别的回忆文章中说过,那里的医生简直都还算不上兽医,更谈不上医疗水平了。匆匆忙忙简简单单的进行了包扎、止血。没有麻药、没有缝合,更没有整形,只是给了你几片止疼药而已,连消炎药物都没有,整个“手术”就算结束。那之后的很多天,手指一直肿胀,每天白天黑夜都是在疼痛中度过,夜里也是睡不好觉,经常在睡梦中被疼醒。最要命的是白天一样要到地里去干农活。只是庆幸不要晚上再去刨山芋干了。这种遭遇不只是我,我们同组的另两位知青也是一样遇到过,不过他们伤到的是手掌,而且伤得没那么重,比我略好一点。当地农民伤到手指或者手掌的也是司空见惯。

在以后很多天,我心里一直很敬仰小说《红岩》里的江姐江竹韵(江雪琴)。我常常想,我一个堂堂五尺男子汉,伤到一个指头都那么痛苦,江姐她一个弱女子,被竹签子钉进十指,而且还是拔出来再钉进去,那得承受多大的痛苦啊!

 

这之后若干天,手指的伤慢慢的终于好了。只是中指的神经伤到了,再也没有知觉了。

这就是我现在只能用拇指,而不是用中指“搓麻”的原因。直到今天,每当我搓麻,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那段难忘的岁月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9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